“妈?你怎么起来了?”

唐微微急切的拉开房门,见母亲完好无损的坐在轮椅上,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刚才庸礼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外面跑步好像出事了,我有点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你。”

宋莲刚才被吓得一后背冷汗,以至于没站稳膝盖都磕破了。

“妈我没事,刚才就是摔了一跤。”

唐微微抿了抿嘴,对于庸礼私自打扰妈妈休息这件事感到有些无语又没有什么立场去责备。

宋莲拉着女儿的手上下检查,刚准备拉开浴袍就被唐微微一把推开。

“妈~你干嘛呢!”

宋莲以为女儿是害羞,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傻瓜,你是我生的,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我发誓好吗!”

唐微微尴尬的捂着浴袍,里面凌乱不堪的样子要是被妈妈看见,少不了要一顿脑补。

好不容易把宋莲送回房间,唐微微站在自己放门口有些踌躇。

嘶~

唐微微刚迈步就被一股撕裂感袭击全身。

“还不进来准备跑路吗?”

房门被拉开,斯聿寒伸手拽住唐微微浴袍的带子将人拉了进去。

“你,你可以走了吧!”

唐微微退避三舍,两眼充满了防备。

斯聿寒被她过河拆桥的表现给逗笑了。

“刚才答应我什么了?”

“我没有,我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

唐微微把心一横,干脆来个死不认账。

口说无凭,这里又没有监控录像,谁证明她说了些什么。

斯聿寒将她的小心思尽收眼底。

这丫头跟了他五年,一颦一笑斯聿寒都了如指掌。

“想不想知道你未婚夫为什么不能过来陪你?”

斯聿寒的大手在唐微微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摩挲,拇指指腹沿着小巧的嘴唇轻轻描绘。

这个被他锁在身边豢养了五年的金丝雀,如今好像真的有些关不住了呢。

“是你干的?”

唐微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是斯聿寒啊,那个霸道又专制的暗夜阎罗。

跺跺脚就能影响全国经济命脉的一个人。

怎么能容忍自己的玩物被别人占有。

哪怕是他不要的一块破抹布。

“心疼了?”

斯聿寒耻笑出声,随后一把将人抱住往洗手间走。

“神经病,你干嘛针对庸……喂!你又要干嘛!”

唐微微气愤的双手捶打,却如同以卵击石根本翻不起丁点水花。

斯聿寒将淋浴调到40度,温热的水流如同瀑布一般落下。

“不疼吗?”

斯聿寒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她的身体有多软他可是一清二楚。

不用热水泡一泡又要疼个两三天。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斯总,你的金丝雀飞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沐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沐秋并收藏斯总,你的金丝雀飞走了最新章节第56章 谁他妈同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