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宁被人一把紧紧揉进了怀中。

那种熟悉的从始至终最令她难忘的安全的感觉,在暌违三年之后,终于回来了。

她鼻尖发酸,眼眶滚烫,却察觉那紧紧抱住她的人,低头向她看了过来。

羞涩感立刻漫上心头,她急忙收回自己抱住他腰身的走,要快快避开,可他忽的笑了一声。

“我这儿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他的嗓音低低哑哑的,他只看着她的眼睛又道了一句。

“你既来了,就不许走了,我说的可是真的。”

他们不是小时候了,他要她一个确定的答案。

项寓低头看住了怀里的人,见她脸色渐渐似覆上了黄昏的火红云霞。

她目光与他一触就立刻转开了。

但她没再推开她,轻轻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走就是了”

她声音小小的,可落在项寓耳中却一字一字清清楚楚。

只是他刚欲说什么,丫鬟远远的呼喊声便传了过来。

“姑娘,姑娘!”

沈宁这才回过神来,唯恐丫鬟担心,正要应上一声,不想街道的另一边,有一个声音颇为近的传了过来。

“项寓,宁姑娘你们这是”

傅源在庙里算过命一转头的工夫就不见项寓了,只是他就这么寻过来,一下就看到了这般惊人的场景。

尽管他一出声,两人就分离了开来,可他看见了,他真看见了。

沈宁脸热得不行了,匆忙行了个礼就要跑开,还是项寓急忙叫住了她,将灯笼塞进了她手里,她这才挑着灯笼应着丫鬟去了。

两人之间的一举一动毫无生疏之感,傅源睁大眼睛看向沈宁离开的方向,待沈宁走远了,这才又看向了项寓。

他那眼神,可以算是看死人的眼神了。

但是项寓很淡定,就当没发觉。

傅源忍不住哼了一声。

“若是我平日里用这样的眼神看你,你肯定阴阳怪气了,今日倒是稳得住!”

项寓在他这话里,笑了一声就当做回应了。

但傅源更生气了,“你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这话项寓可就不同意了,瞥了他一眼。

“但凡追究对不起,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分明是你先对不起我。”

傅源:?

“你是我先遇见她的,是我先心悦她的!你还敢说我对不起你!”

可他这么说了,只听见项寓反问的三个字。

“你确定?”

傅源突然就有点不确定了。

而项寓还好心地提醒了他一句。

“你还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她对我不太客气,是那种熟络的不客气?”

傅源一怔,想了起来,他皱眉看了项寓一眼。

“为、为什么?”

但项寓没回答,又是一笑,“你觉得呢?”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缔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法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法采并收藏缔婚最新章节第114章 第 114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