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二十九年。

虫鸣稀疏的隆冬深夜,尚书房内炭火烧的正旺,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交织着不时翻阅卷宗的哗啦响声,缓缓流淌在这寂静的空间中。

永安帝身披白色狐裘伏案翻阅,神色是惯有的平静温和。

正在此时,尚书房门外传来一阵声响不大的喧哗声。

永安帝浓烈的剑眉微蹙了下。

身旁的太监总管赶忙放下拂尘,轻手轻脚的下了殿外出查看,不过片刻功夫就折身回来,跪伏在永安帝面前。

永安帝的神色沉凝了片刻。

放下了手里卷宗,他看向面前的太监总管,低声叹道“说吧。”

太监总管痛哭道“圣上,慈宁宫太后娘娘薨了。”

太后久病沉疴,时至今日已然药石无医,对此,永安帝已早有心理准备,听闻此消息只恍惚了片刻,就回了神。

“慈宁宫太监总管可在外面”

太监总管愈发伏低了身体“回圣上的话,刚慈宁宫掌事嬷嬷来报,顾公公他,殉主了”

“什么”永安帝猛地一按桌子起身,神色是压不住的震惊。

而后他几乎瞬间猜测到了某种可能,眸中神色变化莫测,有不可置信,亦有震怒。

最终,所有神色都化作了惯有的沉静和平和。

重新坐回御座,永安帝令人铺纸研墨,提笔写悼词。

“敲丧钟,讣告天下。”

太监总管领命,赶紧起身欲退下。

“等等,你先即刻去顾相府上报丧。至于太后出殡等事宜,你且派人去通知户部尚书,此事交由户部全权办理。”

“喏。”

半个时辰不到,顾猷渊衣衫不整的闯进了皇宫,发髻缭乱,面色仓皇,不见平日的半分沉着和镇定。

“慈宁宫在哪个方向说”一把抓住一皇宫守门侍卫,顾猷渊眼睛赤红,隐有癫狂之态。

皇宫侍卫均得到圣上指令,并未阻止顾猷渊的冒然闯宫,饶是此刻被揪着领子喝问,也并未大动干戈,反而给他指明了具体方向。

顾猷渊就拔足狂奔。直至慈宁宫前。

慈宁宫的檐下,白色的灯笼在寒风中摇曳晃动,影影绰绰的光忽明忽暗,照着门前院内那跪地伏身痛哭的,身披丧服的妃嫔太监宫女嬷嬷们。

哀戚的哭声不绝入耳,徐徐响彻在皇城的上空。

顾猷渊目眦欲裂的看着院内一方木板上,正紧闭双目躺着的苍老太监。

于这瞬间,他觉得脑袋轰的下炸开了,脚底也软了下来,只有扶着慈宁宫的殿门方看看站住。

院内正中央负手而立的帝王徐徐转身,他看着顾猷渊,而顾猷渊的目光也从那一方单薄的木板,渐渐的上移,转向那张跟那个男人如出一辙的脸庞。

他们君臣的对立由来已久,却没有像哪刻像今日此刻般,碰撞的激烈决绝,都欲置对方于死地。

似乎感到了此刻气氛的压抑肃杀,本是痛哭流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权贵的五指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只为原作者卿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隐并收藏权贵的五指山最新章节第87章 番外